logo

列表頭部廣告一條

新聞 新聞> 理論評論

在護佑生命健康中講好中醫藥“知識故事”

【連網】  習近平總書記在論及中醫藥時指示我們,“要中西醫并用”“中西醫并重”“要中西醫互鑒”。習總書記的指示,為我們在新時代從更高層面做好中西醫結合,指明了一條護佑生命健康的必由之路。

人民生命至上,健康至上,是醫學要擔當的最高使命,用中醫藥護佑生命健康,是中醫人要實現的最高價值。當我們從醫海中拾貝,就會溫故而知新地看到,中醫藥在護佑生命的長程上,曾一路撒下大量戰病魔救生靈,以“大醫精誠”為生命請命的“知識故事”。這些“知識故事”,是中醫藥護佑生命健康中最動人的篇章。

“知識故事”展示了前代先賢和當代醫家的出色技藝

要想知道“知識故事”是怎么回事,我們舉“周總理兩請蒲輔周”為例。20世紀60年代有一年,河北省石家莊市暴發流行性乙型腦炎,不少小孩得病不治。此事上報到國務院,周恩來總理叫人去請名中醫蒲輔周,蒲老察看之后,叮囑用一個叫“白虎湯”的中藥方,很快見效,病孩的死亡率一下子降了30%。但次年乙腦在石家莊又流行,當地醫生仍用白虎湯醫治,卻不見效,周總理又叫人去請蒲老。蒲老察看后,囑在白虎湯中加一味利濕的中藥,治療馬上見效,死亡率再降30%,問蒲老為何第一次用藥有效,后一次無效,而加上一味利濕藥馬上見效?他的解釋是:因為這年石家莊連陰多雨,濕氣太重,加了利濕藥所以見效。這個“知識故事”的知識點,在“辨證施治”,蒲老在很多病孩的舌苔上辨出了“濕”的特點。而辨證施治正是中醫藥的靈魂。

從靈活運用古方治好頑疾,到辨證施治挽救成千上萬孩子的性命,“知識故事”彰顯的是中醫藥的大智慧、大本領和大境界,而透過“知識故事”的底色,人們贊嘆地看到:其中浸滿了前代先賢和后世醫家的心血。

“知識故事”是中醫人護佑生命最真實的寫照

2003年中醫藥輔助治療非典型肺炎的“知識故事”,音猶在耳;2020年中醫藥救治新冠肺炎的“知識故事”,把中醫藥在抗擊重大疾病中不可替代的作用發揮得淋漓盡致,“知識故事”成了書寫中醫人護佑生命最真實的寫照。

歸納這次抗擊新冠肺炎的斗爭,中醫藥最著名的“知識故事”,就是善于發掘中醫藥寶庫的瑰寶,從1800多年前問世的經典醫籍《傷寒論》到300多年前的清代醫籍《溫病條辨》中,整理提煉出6個新型中藥方劑,即“三藥三方”。新方劑橫空出世之日,就是抗疫斗爭面貌一新之時,它們化作一把救死扶傷的利劍降伏新冠惡魔,創下了輕病不轉重、重病不轉危、危者少死亡的非凡紀錄,令全世界為之喝彩。當今抗疫“知識故事”的知識點在推陳出新,“古方新用”,其要點在守正創新,是既有傳承又有創新的范例。

而中醫藥準確傳承的精髓部分,并不完全在治愈這一塊。中醫藥護佑生命秉持的是一條萬古常新的理念,叫“致中和”,就是通過中醫藥原汁原味方法的調理,達到生命功能最佳的平和狀態,這就是生命和健康的最理想狀態。在中醫藥,不是把如何治病放在第一位,更不是以如何治好病為最高目標。中醫藥所崇高和追求的是把“治未病”列為第一,醫生會不會“治未病”,才是評價醫術高低的最高標尺,這句話叫“上醫治未病”。水平最高的醫生是善于“治未病”,這是中醫藥“知識故事”最大的知識點。不管是前代先賢和后世醫家,沒有一個不推崇把“致中和”和“治未病”,作為精準傳承中醫理論醫術最重要的“知識點”,并將之視為“大醫”與庸醫的分水嶺。

推陳出新“古方新用”,不僅僅體現了中醫治病的偉力、護佑的神通,更突出地展示出中醫藥文化高妙的哲學思維,而中醫藥的根正是深植于中國傳統哲學之中。中醫古方看似“陳舊”,卻是中醫理、法、方、藥的集中濃縮和純粹結晶。

走中西醫并重并用互鑒之路讓“玄之又玄”變成“眾妙之門”

要實現中西醫并重并用互鑒,目前有一個“瓶頸”問題要抓緊解決,就是如何讓中醫藥化難懂為易懂,變艱澀為通俗。

“不通俗”,這也許可以看作是中醫藥的“缺陷”,有三點一直為人們所“詬病”:中醫藥讓人吃不透,指中醫典籍的確晦澀難懂;中醫診療方法的確比較玄奧,叫“玄之又玄”;中醫藥理念的確不夠“現代”,有點“厚古”,在某種程度上講,這已經成為這些年來中醫藥防病治病競爭力下降的一個重要因素。

能不能讓中醫藥知識這只“舊時王謝堂前燕”,裊裊地“飛入尋常百姓家”?答案是:當然能,但一是要先端正認識,二是要下足“貼近”功夫,三是也是最關鍵的一點,是要站在實現中國夢復興中醫藥的高度,走好普及中醫藥知識之路,讓“玄之又玄”的中醫藥,變成護佑生命健康的“眾妙之門”。

——倡導中醫知識“繪”,讓中醫藥通俗地走近群眾。“繪”是借鑒連環畫、小人書的辦法,把中醫藥知識仔細圖解開來,讓稍懂常識的人一看就懂。臺灣知名作家兼書畫家蔡志忠能把《老子》《菜根譚》《詩經》全部繪成小人書,變雅為俗,把古書大量地化為“普及本”,這對于普及中醫不是應該有所啟發嗎?“繪”一要選好知識點,把趣味、通俗放在第一位;二要有“泥土味”,讓群眾抬眼低頭看得見,可在中醫院社區醫院村衛生室等中醫文化廊區,圖文并茂地一點一點地把中醫藥是怎樣看病的知識編繪成故事,教給群眾,讓群眾知曉中醫藥的萬事由來,“深奧”原來也能“很好懂”。

——解決“隔與不隔”問題,廣泛傳播中醫藥“知識故事”。必須看到,很長一個時期以來,中醫院與社會公眾之間,形成一層深深的隔膜。把傳播中醫藥“知識故事”的事一步一步做好,做對了,對全社會知曉中醫藥,認識中醫藥,普及中醫藥大有好處。不算遙遠的一個教訓是,2003抗擊非典,中醫藥做了不少貢獻,但有幾人知道?在抗非典中,中醫藥功不可沒,再如這次抗擊“新冠”,如果不是媒體聚焦,反復跟蹤解讀播揚,舉世又有多少人知道中醫藥的巨大能量?

——在村頭舍尾多建百姓身邊的“中醫藥窗口”。“窗口”的重要性,歷來被重視,是因為“窗口”不光是一種專業標識、一種形象展示,更是“窺一斑而識全豹,嘗一臠而知鼎味”的象征。在有“伊尹之鄉”的灌云縣,今年普遍啟動了在各個鄉村衛生室打造“中醫角”的“振興中醫工程”。這事雖小,卻意義重大,一能普及中醫藥,二能延伸中醫藥護佑實踐,三能記錄下許多中藥“知識故事”,讓百姓看到“中醫藥就在我身邊”。

——把我們的中醫師和中藥師培育成為專家型的普及能手。正如我們看到的那樣,現代醫學的知識普及,一日千里,深入人心,而中醫藥知識的普及,則遠遠落在后頭,主要原因并不在于對“做普及”和“講故事”的興趣,而在于中醫人對知識普及價值的理解,遠不到位。在現代醫學眼里,做好醫學知識普及是醫學很重要的幫手和推手,而在中醫人這邊,被“中醫藥不好普及”禁錮了思想,捆住了手腳,“廟堂之高”不能化為“江湖之遠”。這在中醫藥知識傳播學上是一個非常大的短板,要提升中醫藥品位和品質,必須抓緊補齊這塊短板。方法很簡單,一是轉變做中醫藥科普是“小兒科”的觀念;二是下大力氣培育中醫藥師成為既是專家又是科普作家的多面手,三是采用激勵的辦法,用政策之水澆灌中醫藥科普的花朵,這樣的話,中醫藥的普及必能大見成效,快上層樓。(□ 王 輝)

作者為灌云縣中醫院院長

相關新聞

体彩大乐透app官网下载软件